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Good morning. It is 8:15am on Monday. Today is partly-cloudy…”

每天早上手机的第二个闹钟,特地安装了 Uniqlo Wakeup 这款应用;至于第一个在 8:00 的闹钟和第三个在 8:30 的闹钟都是系统自带的。

……即便如此,自己还是缺乏起床的动力。或许是就像不愿意结束一天而晚睡一样,自己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新的一天;或许是即使身体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眼睛还是需要更多休息来应对恍如让双眼缺氧的日子。虽然使用的是全触屏的手机,闹钟响起来的时候自己都已经能够不睁开眼来触摸屏幕来关掉;因为眼睛的确不愿意睁开,而且闹钟的确是在吵着我睡觉啊。

手机已经设定了在第一个闹钟响起的时候解除飞行模式,因此得以连上无线网络的手机也会一点一点接收着各种社交网络信息各种邮件与短信。等到自己大概觉得似乎继续躺下去就有些过分的时候就会睁开单眼来阅读着这些提醒,接着用 Catch 来竭力把残存的梦境记录下来,然后才用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把双臂伸直听着身体各个关节的松动声,最后才依然闭着眼睛坐起来:

“Establishing battlefield control, standby.”

Autumn Sky

 

洗漱之后自己通常还会把头发濡湿来让自己清醒一点,如果洗衣机有前一天晚上洗完的衣服还要去晾一下,之后就是换装、佩戴耳机、检查相机还有各种后备电池,最后就是关掉手机的无线网络放好出门。

……我有着一份本来就算是晚上班的工作,然后还有着一位很宽容的上司。宽容的意思是说,我晚点到公司也没有很大问题,所以自己才能磨蹭那么久才踏出上班的路途。

乘坐通常都要等待的电梯下楼,用门禁卡通过闸口离开小区,接着就是在总是车水马龙灰尘滚滚的马路边往地铁站走去。

走向地铁站的路程大概有 15 分钟,需要走过一座横跨着河流的桥,而自己也有些好奇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够看到有车辆相碰然后在等待交警或者保险公司来处理。路途的最后是一个稍大的十字路口,我要从路口的东南角走到对面的西北角才能进站;而自己早已能够根据不同方向红绿灯的信号来分辨出最少等待时间的路线了,通常先北后西的方案会比先西后北的方案要快些。

早上的话,在这个大十字路口上会有卖自制三明治或者是卖猪肠粉啊玉米等等早餐的流动摊贩;因为附近车流量的确很大所以在这样被尾气包围的环境下自己对这些食物完全没有欲望。进站之前通常还要挡开几个派传单的人,之后才握着扶梯进站。

对于自己来说地铁站是相对地面要安全一些的地方,所以自己也会装着很赶时间在扶梯啊走道啊站台啊等等小跑着。从固定的入闸口入闸,固定的扶梯到站台,在站台固定的屏蔽门前面等待列车到来,从哪条路径能够最省路能够第一时间换乘也早就通过多次试验得出结果了。

因为自己上班比较晚的缘故,地铁虽然还是人多但是不至于拥挤。之前自己会趁坐地铁的时候用手机来背背单词;而自从眼睛变得更加不好使之后自己就不看屏幕改为带着一本轻小说在身上了,老实说这种没什么干扰的阅读方式效率还是挺高的。

因为需要换乘的关系我站的位置也不会离开车门很远,等车快停稳的时候自己会把左手往车门上放一小段时间,拿下来之后车门和屏蔽门就会打开,就装作自己有超能力或者在表演魔术一样。

一开门就是换乘的扶梯,上来站厅之后就是传说中的“杨箕的长征”,一号线和五号线之间的换乘从来都是长得让人发指;只不过人不多的话,一路看准人群之间的空隙小跑过去也不会很久。而在一号线,自己同样有着固定的屏蔽门来最大限度减少行走的距离。

 

通常来说从地铁站出闸之后时间应该已经超过 10 点,流行前线与中华广场也已经悉数营业,所以自己也不需要跑到地面或者室外去前往办公室。不过也是因为这个时间,自己已经不能在 M 记或者 K 记买早餐了。

每天都要走流行前线的话对店铺很熟悉也算是正常吧。首先是 M 记然后是在小道里面的 7 仔,接着是内衣店然后前面还有 Casio 还有卖花洒卖糖果还有修眉等等的摊位,还有一家虽然名字叫做雅柔但是 Yarou 这样的名字被我读成野郎/やろう的店……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发现几乎每天在同一个手机套的摊档有个固定的女生坐在固定的椅子上也不会很奇怪吧。

那是一个挺年轻的女生,瘦削的身材,披肩的长直发,带着一副幼细的眼镜,总是坐在一张椅子上然后把脚搁在另外一张矮点的椅子上。因为几乎每次见到她,她都是在玩自己的 iPhone 手机,所以基本上只能看到她恬静的侧脸。

自己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她大概也已经不可考,自己第一次留意到她的存在大概是八月底。在熙熙攘攘的流行前线有着这样一个不理外界只是在专心玩自己手机的女生也会有些显眼,以至于同事们都能通过我的描述来找到当事人究竟是谁。当时还以为是暑假在帮忙的学生,没想到之后开学了的九月,直到现在的十一月,这个女生依然默默地坐在那张椅子上玩手机,也不会留意到我每天行色匆匆路过的时候都会看她一眼。

同事们听我说起她的时候也会说,那就装着去买手机套然后套出对方的手机接着就行动啊!虽然其实说起来这并算不上何种好感,只是自己的好奇心在作祟而已;为什么能够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旁若无人地玩手机呢,电池不会用完之类的吗。

而且,在每天几乎算是一成不变的生活当中,自己也总是想着找出一些非日常的事物来显得日子并非那么单调而已。

 

Luffy

Day by Day うんざりだよね

日复一日,了无生趣了吧。

之所以对每一天的这种 routine 都记得一清二楚,正是因为自己对这样的生活反复演练了数百次;每天上下班也已经能够达到条件反射的地步,就是那种回过神来就已经发现自己已经到达办公室或者回到住处,整个过程甚至不需要多加考虑。

虽然说不需怎样耗费精力就能做到这些事情,但是自己依然在感觉,这种一成不变的日常让自己变得愈发麻木,逐渐地耗损着自己的热情与冲劲,以及可能性。

工作如果不是很忙碌的话每天还是能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理应也能每天看一点自己想看的书,做一点自己想尝试的设计与网站,写一点自己惦记已久的故事,学一点想装备的新技能;而且其实自己也明白,很多时候每天花上 10 分钟就可以了。

……只是自己工作回来做完食物洗澡洗衣等等最后在电脑面前,能想到的也只是,身体还是很累,对自己好点放松一下吧;结果一放松就到了深夜,最后依然是依依不舍地以熬夜来作为自己不愿意结束这一天的证明。

至于每天花时间最多的工作本身,即使目前自己做得也不差是少数几个不需要邮件中抄送上司也能自己看好项目的成员之一,即使看上去自己还是很适合也很擅长做这样的工作,只是——

——还是缺少一点,那个。

“那个”是什么,自己大抵也无法三言两语辨明;是成就感还是灵魂之类的,或许其实也是这些糅杂起来的混合物吧。

我的职位不会直接产出些具体的事物,只需要确保其他人的产出是符合要求就可以了;关于这一点自己还是有些许耿耿于怀。之前偶尔把一些英文的题目翻译成为繁体中文,居然还体验到一些久违的成就感。

说起成就感,自己目前真正享受做的事情,大概是多语言的使用与转换、设计及其相关、活动的组织与执行吧。到现在自己的基本技能集应该也算是成型也很难有什么巨大的改动,毕竟一项技能要达到专业甚至是顶尖的水平的话还是需要相当的时间投入进去的。

……虽然说到底,也没必要在工作上面做到灵魂都能燃烧起来的地步;同时爱好也最好不要成为工作,应该是这样的吧。帮同事做了一点小设计然后对方问起为什么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呢,我就回答说,大概是走歪了。

 

Life becomes better when you are here with me, my dear 小哈 “yamama~~” Let’s enjoy the beauty of melody, playing those wonderful songs for the ones we love. Keep learning and making progress~~

看到师妹的微博,发现她还真的把年头开始说的弹钢琴实现了而且还能熟练弹出不少歌曲,如今钢琴已经是自己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及有了钢琴的陪伴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与丰盈。

……看到之后自己也不由得艳羡了一下。从事着与音乐无关的工作,却依然能够执着于自己的所好,并且着力将其实现。

原来是这样啊;不需要很多,一段时间内只需达成一个就可以了。而且,工作与爱好,一直都没必要在一起,只需要工作能做好予以自己安身立命的基本就足够了吧。

 

其实那天捧着轻小说边走边看在流行前线路过那个一直坐在那里玩手机看摊子的女生的时候,发现有男生给她买了咖喱鱼蛋;想了一下的确也是,生活还是要继续。

而我也是,就算不能过得相当幸福美满也至少别那么枯燥单调才好。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3 comments

  • […] ……之后我们三个人找到克里斯汀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来,她身上穿着的是 Sun Yat-sen Magic University 的魔法袍同人服装。之所以称呼她为音译的克里斯汀,那是因为她称呼我为克里斯,大概是天秤与双子同属风象星座之间的一些默契吧。克里斯汀当时是另外一个 Team 的实习生,也是通过饭团而结识的小师妹。高挑而有气质,做事也有着相当决策能力与行动能力,之前提起过的与钢琴相会之后生活更加完整的师妹正是克里斯汀呢。 […]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