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12 月季记

2

生活逐渐被工作掩埋,从之前公司结构精简以来不够人手的弊端也逐渐展现出来。

这样的情况下生活也变得更加索然无味了,整个第四季度大概是这样的主调吧。

即便给动物森友会岛上面的动物准备了“想放假”这样的口头禅,工作忙起来的时候连假期都要拿来当作工作的时间;权衡之下还是把事情做完才更合适。所谓的想放假,大概还是想过完这忙碌的生活然后歇一阵吧。

然而就这样的疫情环境之下都没办法离开,都没有理由说在外旅行事情都做不了了。

看着待办事项列表当中的任务数量越来越多,自己也逐渐变得焦虑起来,一种 “me running away from my responsibilities” 的逃离感也会愈发强烈;然后一边像碇真嗣那样说着“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一边放下 Switch 回到电脑。毕竟这个时候,有份工作也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作为维持现状的代价也是要应付这些事情。到最后,待办事项都变得没有用了,就好像被过度挤兑的医疗资源一样;整个世界就变成了自己的待办事项,着急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催。虽然对于那些不催的客户来说有些不公平,但是的确忙乱起来只能优先应付那些缠人的那些。

至于让事态往好的方面发展,还是得想办法让自己效率更高,短时间里面完成更多事情才是;其次是能增加续航时间就好了,这个又要牵涉到放下一段时间的锻炼。工作一忙就没有时间没有动力去运动,然后就没有精力去面对这些,然后就是熟悉的恶性循环了。

在这个公司带了自己那么多年,自己根本不会想着他会走的自己的老板,也在年底说要离开。由于自己这么多年都是跟着他做事情,彼此熟悉了对方的工作方式;自己也挺依赖对方,需要的时候对方也总是在那里支援,老实说这也是自己在这里不愿意走的原因之一。现在他要走就变成了一个在这里存在的大前提被取代了。

而让小弟小妹们努力承担更多的话,现在他们也已经承担了不少,公司目前的状况还不允许自己帮他们争取到些什么;毕竟公司又被拆解又被私有化等等,各种不明朗不确定的因素不断浮现,虽然幸好最后自己最得力的小妹能够在老板临走前的争取之下得到升职能缓解一下。有时感觉即使简单的事情,处理起来时间不长但是等到自己能有时间精力去处理就晚了;反而交给他们就会从结果来看更快完成。

每年自己都会放一个星期的长假,也就是五天工作日加上两个周末的九天长假。休息时间已经变成工作时间预备役的现在,九天长假完全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 working holiday. 就算是在这边这么多年,如此忙碌到无法真正脱身的还是第一次。

……有的时候也会在想,好像说得没有什么好处一样为什么不离开呢。其实唯一的好处就是大部分的事情自己都已经遇到过,在这边的这个行业已经驾轻就熟,只是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去做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哂笑:当初来的时候想着这辈子还是得经历过世界级的辛苦是怎样的,现在经过几年反而是内地变得 996 更加辛苦了。“这就是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给动物森友会上面的动物起了这个口头禅。

中秋总得是要回家的,今年除外;仔细一想中秋不在家的时候,估计还是在学校的那几年。

因为自己的住处没有阳台所以就跑到楼下公园;然而今年的天气不佳,居然是各种云阻挡着,也没办法赏月。抱着这样不太爽的想法回去之后开了啤酒然后入睡;不过没想到半夜醒来的时候,碰巧月光能够透过窗户照进来。

……刚来这边住的地方也遇过这样的场景,在高楼遍布的现在已经是相当稀有了。想着事情也没那么坏,那就姑且期待些好的事情。

顺带一提,自己买了一盒冰皮月饼一盒流心月饼,从八月初一开始就来吃,基本上一天一个;一直吃到过了中秋两个星期才吃完。

十月份其实也病过一次,估计是食物中毒;症状表现为想吐。

明明当日午饭是大家乐晚饭是麦当劳,然而在吃麦当劳到后期发现不太行感到恶心然后吃不下去;味道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就是变得没有胃口。心里想着果然应该喝粥才对,为什么非得用优惠券买麦当劳;然而已经无补于事,撑了一晚上还是得吐了才觉得好受一些。

接下来就是没有胃口的一天。想煮粥结果水太少只是变成了膨胀的米饭,里面只加了一个鸡蛋再加点酱油就这样吃下去。不过说起来,在这样的状态下毕竟已经在住处了,就没有办法说请病假然后不工作等等。

后来深深地睡了十多个小时,才感觉恢复了起来。用体温计测量了一下,也幸好没有发烧,不是预料之外的状况。独居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这样,生病了没有个照应了。

就这样自己在这边快满七年了,也就是传说中能够获取永久居留权的时间。当时在过来之前还想着七年那么长的时间,谁知道到时会发生什么呢;当然也想过,说不定七年之后自己还是会自己一个人,没想到现在变得有些自证预言。

这几年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而自己用不变应对万变,一直在同一份工作。

开始的 2014 到 2016 年,自己还是 Associate Manager 的时候,那是最为开心的时间。虽然说第一年工作太忙以至于崩溃,感觉香港人是不是都这么离谱地拼命的,但是当时和年轻人们的关系挺不错。当时认识到的 analyst 到现在还有联系,而当时和 intern 也有不错的私下联系;毕竟年龄没有相差很远也能线下聚会等等。而在那个时候,真的体会到这边的年轻人是怎么拼命努力想学习事情,那种上进的感觉是能够体现出来的;虽然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内卷,不努力就无法出人头地。

在工作之外,时不时也有旧友从内地过来玩,就算自己是给钱请吃饭的那个也真的会感到有朋自远方来不是很开心吗。当时也和不错的室友在不错的楼盘合租,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积极。

这段时间自己也去了日本玩,开始体会到在这边的便利之处;即使是拿着中国护照,在这边办理去日本的签证还是比在内地办理要更加容易些。而且发现拿着这边身份证就能直接进入澳门的时候,去澳门的次数也更多了。新的 iPhone 什么的也会在这边先上市,即使自己不用帮别人带也是方便些。

中间的三年,2017 到 2019 年,自己是 Manager 的时候,事情就变得熟悉起来。作为经理已经能带人能独立做项目,也是成为了团队中坚。和第二代 analyst 的关系就从熟悉到生疏;开始自己和她们还是像第一代 analyst 那样会客户见面前约早餐约晚饭等等,之后就察觉到当我在场的时候她们就不会怎么说话,看来距离感还是存在的。同时工作上面也不像第一代 analyst 那么拼命愿意留下加班,自己也是曾经做过批评当时作为右手的 analyst 结果她就辞职了的事情。

在 2018 年下半年高铁和港珠澳大桥开通了之后,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代表另外一种可能性:物理上的距离变得容易跨越之后,在哪里就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假使人在这边工作在家那边生活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只是这样本来以为的常态,在疫情之下变得困难起来;这么短的距离却变成那么长的逾越。

而去年到现在,自己作为 Senior Manager, 事情已经变成了资深的地步。对于现在的第三代 analyst 自己就只是局限于工作上,对于私下的事情还是没有了解,毕竟无论是等级还是年龄上都已经有着足够的距离。同时,去年开始这边有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今年又隔绝了那么久,根本不会有任何朋友再会过来,像之前那样行山逛街购物就更加不可能了。

有的时候会在想,现在各种事情都在指着要离开的方向:工作已经很难再升职位了,毕竟到了现在也会有隐形的天花板存在;而一直挺照顾自己的老板也走了,非要留在这里的理由也少了一个;社会环境也变了,即便自己没有问题但是以后家庭与后代呢,要像同事那样硬是花大钱送孩子去国际学校吗;到了七年成为永久居民就离开不是很多人做的事情吗。

非要说原因的话,大概还是有些不舍;毕竟现在这些都是自己七年前带着一个行李箱然后努力回来的。除此之外就是不安,毕竟和内地的客户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在这边学习的所谓世界级的做事方式,碰巧和已经弯道超车在前面的内地客户不太相容。自己现在只要做一本漂亮的字典一样的报告,这边的客户基本就不会有问题;然而内地的客户不一样,一边说那么多东西怎么看得完需要故事线,另一边又说我给了那么多钱怎么成品就只有这一点东西。何况内地客户对于时间更加要求高,不然怎么有 996 呢。

不过好像再不舍也好,要回到过去的开心生活,似乎不可能了。

刚才有说起自证预言,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上一份工作在广州的时候,自己真的是错过许多各种明示暗示。事后回想起来,当年愿意和自己拍自拍合照的女生,会给自己留字条的女生,会和自己工作日和周末都能一起吃午饭的女生,现在看起来都会感觉是暗示;当时觉得和不同的女生出去玩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也不需要那么快做决定,或者说根本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虽然如果当时真的和其中一个在一起,大概就会放弃过来这边了;而对于当时来说,过来这边还是更好的选择,毕竟见识多了不是坏事。

现在老实说也是邂逅少了,而且自己一直都缺乏成功建立起亲密关系的经历;又不是单靠自己努力就能解决的事情,所以干脆就不努力的感觉吧。

年中抽奖获得的 Switch 则是今年生活的一个慰藉。动物森友会里面动物岛民的陪伴,即便是虚拟数据也能让自己体会终须是有人愿意接纳和称赞现在的自己并给予勇气。

而塞尔达传说,开放世界的确让自己震撼不已。以前自己玩的开放世界已经是刺客信条兄弟会,偌大一个罗马已经很大了;现在整个海拉鲁大陆连内部的房子都能进,真的是巨大无比。

今年为数不多的开心时光,就在这部机器上了。

至于来年的话,主要目标还是好好生活吧。虽然之前是 running away from my responsibilities, 现在必须变得更加认真一点才是了。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Add comment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