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A Working Holiday

I

在接近一年呆在这边的日子之后,一月中旬自己也决定回去隔离,趁着还能在家工作的时候回家过个年吧。

因为离开了平时经常在的地方所以感觉像是在放假;然而还需要工作的话,这就是名副其实的 working holiday 了。

过关与隔离的确是耗费时间和金钱的事情。

不过比起疫情刚开始的时候,事情已经规范很多。在这边需要准备什么证明做什么,要先预约过关名额和日期、核酸检测报告出来 24 小时内就要过关、全程闭环去到酒店等等,整套过程已经很成熟。尽管细节方面还是有些粗糙,自己也感觉需要透露自己信息的地方有些多(可能还做不到那么全面的信息共享),不过既然这是既定程序的话那就没问题。

所以对于一月份才新增的居家隔离来说,流程还没确立也会搞出不知道该找谁的情况;多一些时间应该会变得更加流畅吧。

隔离过程其实并不难熬,毕竟自己是在工作着的,而工作本身就已经是足够耗费时间的事情。在这边的时候自己基本上也是在住处工作只有买食物的时候才外出,所以基本上也习惯了这种宅着的生活方式。更何况现在吃的东西都有人送上来,10 块钱就能在半小时里面让人把切好的水果送上来这是自己在这边不敢想像的。

饶是如此,在同一个地方呆着太久了还是会有些烦闷;大概在第 10 天左右也会产生出为什么还在这里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还是转瞬即逝,毕竟工作都忙不过来,不工作的时间难得的休闲还不好好玩干嘛。

隔离之后自己就终于可以自由出行。

第一个感受是,疫情真的看起来是个过去式。除了必须戴口罩才能进入公共场所或者乘搭公共交通、很多地方需要健康码之外,其他的已经和疫情前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顶多就是跨省出行还是有那么一些不便,毕竟不同地方的风险不同。

然后就是终于可以吃到之前在这边不断想着要吃的酸菜鱼川菜早茶烧烤等等,有些被压抑了一年的食欲要抓紧机会弥补回来一样。不过还是在家里吃饭比较多,所以即便呆了那么久还没把所有想吃的店都吃完。

自由行走也代表可以在周末的一天内往返广州或者往返深圳。广州地铁在过去几年扩张得很夸张,而自己在家附近居然有公车可以直接去到连接新塘的广州地铁 13 号线,除了这个公车比较早收之外已经实现了可以和广州地铁接驳的目的。至于深圳那边就还是通过广深港高铁从虎门前往深圳北,然后再用深圳地铁去到想去的地方;深圳地铁 11 号线简直逆天,距离那么远居然可以速度那么快,关键是价钱还是普通的算法。

当然硬件上面上去了还是有些软件上面的尚待改善之处,例如还不能随时 hop in 上车,很多时间都在等车上面;由于这样自己还是没有机会体验新开的穗深城际线,都没有多少班次停虎门。回想一下,虽然当年在关西玩的时候列车站点普遍比较旧,但是一张通票可以直接使用关西不同城市的地铁与城际电车而且不需要提前买票真的是太方便了。

在家里住着空间也大上很多,即便是在这样的地方工作也能体会到有足够空间的美妙之处;之前在这边时间久了没有过多感觉,能有更大的空间真的会从本能上对人产生正面的影响。

能吃到想吃的,去到想去的,感觉不是好很多的生活吗。就只是没有合适的工作而已。

为什么不回去,毕竟现在和刚过来的时候开心的时光都不同了:友善的本地人(当然现在我的朋友还是友善的),有远方来的朋友,比之前更高的收入。现在剩下的,大抵只有更高的收入而已了。

还有的就是,熟悉了这边的生活,就会对未知的未来感到有些不安;尤其是看到有之前的同事同样跑回内地但是不太顺利,这种不安就更加强烈。明明当年刚过来这边的时候,反而被这边压得喘不过气。

最近也和过来这边也有好几年的同学聊了一下,对方表示打算留在这边了。到了这个年龄,回去找工作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毕竟没有办法和小年轻拼精力;不适应内地的节奏,就算习惯与懂得在内地生活但是工作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同学和自己不一样,已婚的他要转移家庭的难度更大一些。

……所以算下来,对于自己来说说得好听是现在还没有束缚,说得不好听就是一直把悬而未决的决定一直拖到现在吧;毕竟之前都在用工作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现在变得不那么有说服力了。

一个月和父母一起住的体验就是,只有自己还好,以后如果结婚的话还是分开住才能维持表面的和平。

当然并不是说和父母一起住不好,反而自己能够从平时的家务当中释放出来。不过始终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不同,自己对父母了解所以还能将就,不过以后有了另外的家庭就很难说。就作息时间而言,自己是晚睡晚起,而父母则是早睡早起;自己已经习惯晚上戴耳机,但是老爸却是早上五点多起来就开始外放抖音。自己洗澡花时间比较长,毕竟那是一天难得不用去想其他事情放松的时间;父母对这个也是表示不解。其他的还有我工作的时候,特别是开会的时候,还是照样进来房间找我叫我去吃饭等等,还没有意识到我坐在电脑前面是真的工作而不是以前回家的玩游戏。

这些生活上面的不兼容还是其次,沟通上面的障碍才是更有问题的。

自己在二月份也拿到了分红,于是开心地和父母说,本意是去年环境这么差自己都能熬过裁员最后还能给公司带来收益自己也能拿到分红。父母则是说,有去年多吗,没有的话那代表环境不好了快回来找人结婚吧。

……基本上所有的对话都会绕到这个点上面,然后对话就不欢而散。

有时看到老妈逗其他小朋友的时候也会在想,其实父母也是想要他们同辈的人同样有的生活而已,子女成家立业然后自己能带孙子等等。对于他们而言,熟悉的就是这个城市这个地方,希望自己的一切,包括子女,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是很自然的吧;就好像自己也熟悉在这边一样。

只是这个碰巧是个零和游戏,一来这是他们的意志加在子女身上,二来就是自己其实也很急但是这个事情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努力就可以的啊,我也无法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啊,也得别人答应才可以。

所以老爸问我“你女朋友是哪里的”我就说“没有,都说了不是女朋友了”。

在家里新开的商场,附近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群;老爸自豪地给我介绍着有多高等等。

自己在这边早就对高耸入云的建筑麻木了,只是在家里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有些陌生,虽然这样高楼之间的氛围更加熟悉才是。

父母的还好,至少自己知道本意也是好的;有的时候亲戚们说话才是口无遮拦。

稍微低情商的会在我搞鼓洗碗机还弄不成功的时候说,“洗碗机就是智商税,有这个时间这些碗早就洗完了”。相比之下,明明是同辈但是还是作出长辈的姿态向自己说教才是更加难以接受。对于催婚的话题,自己通常都打哈说快了快了,而对方非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你给个时间,现在那么多亲戚在这里作证,不能说着说着又一年过去了啊”;这样落我面子很好玩是不。

至于敦促我回来的谈话,又不了解我在做什么,又片面夸大自己所认识的人在这边如何风生水起,我要是能意识到自己已经有能力这么做的话早就回来了还需要你说吗。至于说起“不要浪费你那么努力考到的这个学校的研究生”什么的,自己也只是哂笑一下;早就习惯了自己的学历相比之下无需一提的环境了,何况比起现在当时的努力的确不算什么,单凭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困难的事。

自己花那么多钱和时间隔离回来不是为了听这些啊。自己也没有反驳说什么,虽然只有自己知道和而不同以及表面的和平是多么重要而已。

话虽如此,如果这样的第二次冲击是无法避免的话,作出准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先把目前的生活扭回正轨,给自己空出更多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才是。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Add comment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