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月记

2

最近由于疫情的缘故,自己在住处工作已经有一个多月;要是说新的体验也未免过于强求。

毕竟除了物理上的隔离之外,缺乏时间也是另外的一个问题。

七月底同事放一个星期的产假,放假之前突然把他的一个内地客户的项目给我这边,然后自己就开始压力很大的几个星期;即便他产假回来也没有减轻过。

这就要说起当年自己想着过来这边工作的原因,那就是趁着自己还年轻就体验一下世界级别的努力与拼命是什么样子的;经历过这边的风吹雨打之后就算再回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只是,自己当时也不会预料到几年之内情况有那么多的转变;996 之类的兴起使得内地的节奏反超这边,自己反而有些招架不住。

接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处于出报告的阶段。服务这边的客户的时候,只要最后交一个美观的像字典或者说明书一样的大而全报告通常没有问题;大部分人的时间有限也无法深究,看到样子挺好看就会有个好的第一印象觉得专业那就足够了。而服务这个内地客户的时候,自己用这样的套路却是没有多大成效;一来客户并没有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编写字典或者说明书,二来他们也是强调说报告的框架,要有故事线等等。

报告的框架什么的通常都是在访问之前设置问卷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自己对于这个半路接手的项目还是无法马上搞清楚;是要说自己有整理方面的要求还是索性有些障碍,对于不工整的东西自己理解起来还是有些困难。不过就算不熟悉本来问卷的框架也没有多大关系了,这个报告的过程反而是摈弃本来问卷上面的结构,就拿着手头上有的数据重新搭建一个符合客户意图的框架与故事线出来。

琢磨客户的意图也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翻来覆去改来改去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改了很久最后回到第一版这样像是段子的事情也是发生了。例如说在优惠这个方面,究竟是强项还是弱项:

  • 比竞争对手做得好,那就是强项
  • 与自己其他方面相比满意度较低,那就是弱项
  • 就算现在比竞争对手要强,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优惠总不能一直持续,所以叫做强项会误导

诸如此类的讨论有很多,所以要把点连成线就会经历各种波折。

客户也会要求用一些高级分析方法,例如回归分析等等。一直以来自己都不太愿意用这些方法,一来自己专业是英语,在统计学上面理论基础知识不足;二来并不是每个客户都熟悉这些东西,说不定比自己更不足,就需要依赖自己去解读。而当自己基于本来分析方法的理论得出来的解读并不符合故事线的时候,事情又会变得复杂起来。

这次用中文写报告自己就遇到了难题;真的不会遣词用字了。先不说“对齐”这样的互联网说法,写的时候还要用上“关键路径”“用户画像”“玩法”“阵地”等等的词语,不是这样环境的人就难以掌握。习惯写英语的自己能用复杂的句型和单词写到让人怕,但是一旦换成中文就变得捉襟见肘。

另外一个工作上面还没接受过来的是微信上面找;毕竟这边的客户用邮件,只有急事才会找 WhatsApp, 所以自己在微信上面基本上不会有工作的沟通。

一旦打开了盒子,事情就会变成听到微信的提示音反而有些害怕不想看,甚至到了错失好友消息的地步。邮件沟通的时候,大家还是能够理解不会马上回复;当场景变成即时通讯工具的时候,大家就会期待能够即时的通讯与回应。这个时候只能庆幸微信还没有像 WhatsApp 那样有已读功能了。

而对于自己来说,最不擅长的就是在时间不够的情况下应对咄咄逼人的客户;更不用说在这样的状态下每天早上交报告下午有 feedback 晚上就来改,一直这样重复一两个星期。

相当一段时间里面自己压力都很大,因为根本不是平时自己做事情的方式与节奏;算是走出舒适区的新体验吧,然后发现还是舒适区里面舒适。

在工作之外,自己在这个月份的新体验是买了《火焰纹章风花雪月》这个 Switch 游戏。看着它在打折,配合之前朋友送的余额和之前的积分,这个大作居然不用 200 就买下来了。

上手之后发现是棋盘游戏;自己是挺喜欢玩这类游戏的,当年的 Advance Wars 2 自己就在不断重复玩。而火焰纹章风花雪月则是有着固定的同伴,随着不断的战斗而升级。

游戏方面,自己都把这个游戏玩成了“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武器原来有耐久度会损坏的,那么人均两把武器在手上;魔法次数有限,在战斗当中无法恢复,那就省着用;恢复药也是必备,毕竟“人被杀就会死”(虽然我玩的是普通模式,战斗当中 HP 归 0 的角色不会死去)。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练级,保持着与敌人 10 级左右的等级差,面对普通敌人基本都是开无双秒杀。

为什么一定要练级,自己遇上死神骑士的时候才真的庆幸自己有这么做了;游戏就真的敢这样给这样一些可选的强敌。虽然说,不练级或者不能练级才是难度所在吧,似乎困难难度就没有可以无限去刷的战役了。

而剧情方面,自己玩了那么久才通关了黑鹫线,那就给一些有剧透的感想。

大修道院真的大,以至于自己都晕 3D; 这种可以随意换角度的设定真的不太友好,尤其是摇杆过于灵敏的时候。那么大的修道院跑起来真的挺辛苦,自己还是之后才知道原来可以按 R 瞬间移动到不同的地方。

为了强行要求玩家了解那么多角色,开始那么多名字扔过来看不懂记不下就算了,归还失物这个设定真的很心塞。除去自己的学级,自己对于其他学级的学生角色等等也是没有什么了解,不看攻略真的不知道这些失物是谁的。

回到故事本身,自己本来以为这是一个一年 12 个月的学校游戏,没想到第 11 个月就和 Edelgard 对这个世界进行宣战。前面的确会对教会的铁腕有些反感,本来也只是想着是时代的落后性等等;而后来剧情突然二段跳起来,当时就觉得有些惊了,上一次玩了那么久的角色原来是敌方还是多年前的空之轨迹。

先不说主角在游戏当中昏睡了五年了,Edelgard 和同伴们都没有占领到王国和同盟的地盘,而一旦主角苏醒加入了就几个月内称霸大陆;是说主角太厉害还是他们在摸鱼呢。

老实说,这种侵略别人的战斗自己玩起来也是有些不舒服,就好像在前半部分对教会的铁腕有些反感一样。无论初衷如何,为了反抗教会就需要赶尽杀绝入侵其他国家吗,虽然成功的话就会有个新世界。看着在游戏前半部分和自己打照面的其他学级的角色,现在还是要拔刀相向真的不是滋味;可以不杀的时候自己都选择不杀。既然后面都要兵戎相见,前半部分还要安排这样校园生活培养感情就有些恶趣味了。对于后半部分的剧情,自己当时做出这个选择现在也只能跟着走到底。

风花雪月的意思,自己玩到最后才了解;还真的是要选人谈恋爱结婚,同性别也没关系。在支援等级上升到 A 之后,异性角色之间也会有类似告白的场景。自己并没有想着在这里面寻求爱情戏分,对自己而言未免有些画蛇添足;然而出于收集癖,现在还是处于硬着头皮不断重新刷最后的战斗解锁每个角色最后的告白。

目前黑鹫线当中,自己还是喜欢 Bernadetta 这样的角色:配音真的像是 Petra 所说,就是待捕的猎物一样;宅女的性格也是很讨喜(?);作为队伍里面的远程物理攻击(弓),她帮我硬生生磨掉死神骑士。

主要还是自己过分担心难度太高以至于花了很多时间去练级;以前电脑游戏就能修改器,现在为了保险就只能花时间了。

今年到现在真的就这样过去了三分之二,真的是错过的一年了;连年底整理照片都没办法整理的那种。

明明时不我待啊。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Add comment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