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Me!Close Menu Navigation
Add Me!Open Categories Menu

The City of Magnificence

上个月下旬和家人去了北京,这个被称为帝都的城市。

人生都没有去过那么北的地方,还是看到许多没有看过的事物,体验过之前没有体验过的感受。

Tiananmen Square

 

说起这次和家人的旅行也是蓄谋已久。母亲很多年前就一直念叨着想去北京,尤其是在大姨与小姨都去过了的情况下。去年打算出行但是母亲身体不好,所以今年趁着看起来我的储蓄还足够所以就给家人报了一个旅行团,在这个据说是适合去北京的金秋十月。

至于为什么要报团的话,首先是老爸一直觉得自由行很贵,其次就是我平时的确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安排行程住宿交通了。

在北京逗留的几天天气异常地好,我都做好准备要买口罩了却居然没有什么雾霾,除了临走前一天看到天空开始灰暗之外。阳光很充足,不仅拍的照片效果不错,而且也不显得很冷,还真的是适合旅游的天气。

要庆幸自己在那几天天气不错之外,还要庆幸自己没有晚几天再过去天安门了呢。

 

跟着旅行团的话,行程无外乎也是耳熟能详的那些著名景点,和其他同样慕名而来的游客相互拥挤走马观花。稍微觉得有些方便的就是旅行团会安排好交通,不需自己劳神在这个首堵的城市如何行动了。

第一天上午是天安门广场。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大概是一直以来听着各种描述让人感觉对它有着不切实际的期望。然而毕竟是首都,在天安门旁边都是些带着“国家”“人民”名字的建筑物也不显得奇怪;虽然刚开始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还是有些震惊,突然间就上升到国家的层面了。就好像,现在在公司附近那个桂林米粉店隔壁的就是省体育总会,大家在广州这个省会也司空见惯一样。

People's Great Hall

之后的故宫其实走下来还是会有些审美疲劳。各种不断雷同的已经人去楼空的宫殿,在游人如织导游催行的情况下也无法辨认出相互之间的细微差异。在后花园游览的时候自己也不由得感叹,人家皇帝只是一不小心把家建得大了一点而已,现在就要每天被那么多人来参观游览啊……

Forbidden City

下午在王府井大街上自由活动;我姑且将其当作是广州的北京路一样的存在吧。母亲看到北京市百货大楼的时候还想着会不会有着像以前那种供销社那样的感觉呢,只是进去转了一圈之后发现其已经与其他要营造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商场并无异样。之后在小吃街里面,弟弟买了味道不错的爆肚,只是烤活蝎子不太敢尝试呢。

第二天上午是长城。据说比较远就要比较早起来,在这个已然黑夜比白天要长那么多的地方显得额外困难。长城本身开放的部分大概也不是很多,不过因为有着时间限制以及游人依然如织,我们没办法走完八达岭长城的全段。有些部分也是相当地难走,不用说过去的人是怎么建起来的,光是说在这上面打仗都是很困难的事情。还有,到过了长城,也终于是个好男人了吧。

Great Wall

下午先去了可以摘苹果的果园,但是价格过于过分以至于整个团都决定跳过这个项目;之后去的地方是定陵。说起皇家陵墓也并非没有去过,只是突然想起去年在南京也看到过明王朝的帝陵,现在来到了北京看到的依然是明王朝的遗迹。

因为取消了摘苹果的项目,我们就有时间去奥林匹克公园转转。除了同样要安检之外,这个公园给自己感觉,只是碰巧旁边就是国家体育馆和水立方而已……因为去的时间接近入夜,所以我们也能看到体育馆们在白天与黑夜不同的姿态。

The Water Cube

第三天上午是香山。尽管导游说香山的红叶其实不多,并没有我们前一天在长城看到的那么密集;然而在长城的时候对于红叶我们只能远观,而在香山的话我们就能近距离接触了。同样慕名而来到香山看红叶的游客十分多,加上北京本地人也会在周末来这边,以至于我们的车停在了外围的停车场之后还要走一个小时才能到达香山的脚下买票上山。沿着山路上山的时候不禁感慨果然还是应该秋天来北京,即使叶子依然金黄尚未深红。在明媚的阳光下金灿灿的叶子在发光发亮,配合着黝黑的树干相得益彰。

The Crimson Leaves

下午去的颐和园,同样感觉皇帝只是一不小心把后花园建得稍微大了一点现在就被那么多人来围观游玩……只是看上去那条很多绘画的走廊并没有怎样修葺,不由得让人感觉时过境迁,就算当天我在香港看过的大黄鸭也出现在颐和园了。

第四天上午是天坛。老实说相比起里面的古迹与建筑,我们更加惊讶有许多市民在地上用水来练字,在各处打板球;感觉应该这个才是当地人目前的生活吧,和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寻找的过去并不一样。

The Heaven's Temple

下午我们也非常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胡同与四合院。其实感觉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这种胡同与四合院保留下来或许也只是为了一种文化的象征,既然已经只有那么少的一片的话。之后在某个四合院当中我们看到了堂会表演,都是些从眼睛喷出钢珠、从嘴里喷火、吞钢球然后吐出来的杂技。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或许是因为都没有想过人体居然还能做出这样的动作。不过大概这些也是对身体伤害很大的吧,看到吞吐钢球的那个表演者一脸囧样就大概可以猜到一些;导游也和我们说,现在没有多少父母愿意给自己的孩子去练习这个并且以这个为生了。

 

至于在北京吃的话,旅行团安排的那些团餐可以用风声鹤唳来描述。

酒店的早餐又冷又少种类;第一天以为我们起晚了于是只有残羹冷炙,第二天父母很早过去依然抢不到什么,之后就放弃了还是自己另外在其他地方找早餐的。而平时的午餐的话,虽然还是严格遵守了报团时候说的八个菜,但是当中七个都是青菜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呢……

在团餐之外,我们自己在外吃的其实感觉不错。酒店附近的那家其貌不扬的饺子店,虽然有着饺子最低三两起叫的限制,服务员的态度也比不上这边,不过即点即包的饺子味道真的让人欲罢不能。去颐和园的那天本来老爸因为长时间走路而不太高兴,不过吃了这些饺子之后就完全恢复了精神。

另外我们也有一餐在王府井的全聚德。我们这个也算是慕名而来吧,弟弟觉得都那么远跑过来了不尝试一下引以为傲的烤鸭也说不过去。我自己觉得 300 多的晚饭还好,只是父母还是觉得有些偏贵了,尤其是烤鸭本身还有相当的肉没有被削下来。味道本身的话,大概和看到天安门的时候的感受一样,并非不好,只是之前听到过多正面的描述以至于对其抱有不恰当的期望而已。

小吃的话我们除了爆肚,还尝试了到处都有的老酸奶,灌肠,驴打滚,驴肉火烧等等不少东西。说起来除了爆肚之外没有其他让人十分惊艳的食物,我们也是抱着一种碰宝的心态,看看那里著名的是什么以及味道究竟是怎样的呢,就好像当时在扬州就吃了大煮干丝一样。

 

同时也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的出租车。在这个这么堵的城市,打车很困难以及在车上就会塞车也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只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逗留时间不长的话也没有必要花很大力气去研究公共交通线路,打的反而比较省力。除了那个叫做“银建”的出租车公司的名字让我有些不能直视之外,遇到的几个出租车司机也是让自己感觉很惊讶。

遇到的第一个司机是前往 Peter 在朝阳区的公司。明明查过地图从酒店出发过去并不是很遥远,但是那个司机却说不认识路,在 Peter 电话指示下才找到了方向。之后老爸一直说他绕路了,因为后来和回程比较起来去程的路线与价格的确不太一样。当时自己在想,北京原来有那么大,大到的士司机都不知道那些地方在哪里的吗;而且不是说北京的的士司机都很能聊的吗,这个还是相当的沉寂呢。

相比起来返程的时候遇到另外的司机就比较符合之前听说的这种能聊的形象,听到我们的广东口音就刻意模仿这种带粤味的普通话,说是从这么多年载过的广东乘客那里学来的。老爸对这个能聊的司机感到很开心,大概也是因为返程的价格低了不少的缘故。而且这个司机告诉我,北京的的士司机都是本地人来的。

后来我们在王府井晚餐之后打算打的回去广渠门那边的酒店,却发现停在那里的的士不打表要收 70,比起自己在地图上查到的距离来看这个价钱的确是比果园里面摘苹果还要过分。自己就会有些惊讶,原来首都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啊。

之后我们一边往酒店方向走一边拦截的士,这次的司机也是比较沉闷,老爸刻意说的“我们是从广东来的”他也没有反应。不过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不绕路送我到目的地已经足够了,其他聊天什么的都可有可无而已。

 

这次旅途很重要的另外一件事就是第一次在北京和 Peter 见面了,去的还是他的公司。

尽管之前从他的描述当中也能想象到目前公司的规模,但是真正看在眼里的时候才真切感受到这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诺大的休息室,办公区,会议室,就算我本来只是一个路人甲也会有想在这里工作的冲动。这就是梦想的力量啊……看到这一切的时候自己不由得这样感叹着。虽然说这些风光的后面,Peter 曾经如何努力地奋斗努力付出过,应该也是旁人无法想象的。

有些艳羡之余也会有些感慨,能把一件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也很不容易了;自己目前,还是没有如此雄伟的计划在进行呢。这次见面同样也不出意外也很不好意思地麻烦了 Peter, 除了请吃饭之外还因为我忘记了相机在那边而特地载我回去,在这个即使是老手司机也很容易绕错路的地方。从来都是,这么可靠又体贴的人。

同样感慨的也包括父母,当然只是因为当年来过我们家的高中同学现在在这边已经这么风生水起了。

 

这次出来除了是满足母亲多年以来来京的夙愿之外,当然也是希望让他们脱离平时的生活到远处看看,了解一下在这个世上其他的地方是怎样的,即便在本来的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那种桎梏的视野没那么容易去掉。

其实很少机会这样一家四口在一起做同样的事情;除了因为我长期不在家之外,在家的时候四个人也没有做同样的事。所以这次共处的机会其实也能让自己看到四个人的差异。

说起来父母还是把我们两个当做小孩子一样,在的士也好在餐厅也好都是抢先在我之前用不怎么流利的普通话来交流想帮家人打点一切,结果也毫无意外地需要我再向人家补充说明其实需要什么。

然后老爸的话大概还是很惦记着家里以及自己作为司机的身份。在等待堂会表演的时候他和导游说东莞的路很宽敞很出名的啊,而没有发现导游只是在啊哈回应而已;在等待团车过来的时候有一辆路过的小巴爆胎了,他也向同样在等车的团友在说刚才听到声音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然后还解释说应该怎样处理等等。尽管自己会默想着,谁在意啊,不过姑且当作是他找到机会表达自己就不放过了吧。

母亲的话同样会很照顾其他家人。每天早上我和弟弟还没起来就烧好了热水在外面敲门给我们,然后又一早下去抢其实很惨不忍睹的酒店早餐。去到哪里都问饿不饿要不要去买东西吃,老爸不舒服也会跑去买药。当然自己一个人时间久了没有另外需要照顾的对象,只要自己觉得没问题的话麻烦的事情完全可以跳过。大概,还是心境没有变化吧。

自己就这样,想法和父母不太一样,觉得出来就不要总是拿家里和这里比较,对方没兴趣的话就沉默是金,花点钱没关系只要不麻烦的话。所以当那天老爸大概是因为走路很累心情不太好连拍照都拒绝的时候这种观念的冲突让自己有些生气了,我也花了些力气让你们过来这边现在给我摆脸色啊。

所以在这样的时候弟弟就充当润滑剂的作用,既和父母接触时间长终归比我要更熟,同时也大概能理解我的想法;很多时候都是他说要去找吃的来让场景没那么冷场。

……说起来还是自己一个人时间长了,有时候变得没有那么多同理心呢。

 

15 人的旅行团分为人数不均的 5 个家庭,除了其中一个只是两个男生之外其他四个家庭都是子女带父母来玩的。看来的确要带父母的话,跟团是普遍的选择。

和我们一起午饭比较多的是另外一个同样是 4 人的家庭,因为这样分成两桌比较均匀。

进食聊天的过程中那边的母亲在说她的女儿去过美国也学过法语等等,她女儿也很快制止了,说这么差劲的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丢人现眼啊。于是我也很有同感地说就是啊,老爸就整天说我是这个学校的研究生,其实现在出国的人那么多比起来还是相差很远的。

……只是在父母看来,在他们的世界看来,那个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呢。同样只是在我看来,遇见过那么多不同的人也知道不该井底之蛙而已。

 

不过总的来说,即使我没有许多安排,这次旅行父母还是比较愉快的。去过不同的地方,见过不同的景色,吃过不同的食物,也会给他们有新的谈资,也希望他们能接受一些新的事物与看法。

弟弟把我传给他的照片用去年买的大电视放出来,老爸说看完那么多照片足足花了两个小时啊。

Plane Wing

老实说,能有机会和家人去旅游,即便是跟团行程紧密又劳累,还是很美好的经历与回忆;毕竟,平日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是稍显不足吧。

Posted By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小白领,伪 geek 伪宅伪文青,伪设计师之余还是半学者;目前在 revamp, in all senses

11 Responses to “The City of Magnificence”

  1. Netson说道:

    真是happy啊~~我都好久没有和父母一起旅行过了。。。。话说你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来啊~

  2. may说道:

    最近也是很有这样的感觉,很想和家人一起出行

  3. […] 北京的游记也是拖了很久才写出来,正是因为在北京的时候自己开始踌躇是否过去,以及之后与很多人的讨论。 […]

  4. Zoe说道:

    那家桂林米粉店的铺位是省体育局租给他的呢~老字号了,听说每年过年前都会装修

  5. Zoe说道:

    我也很惊奇一直关注着师兄的博客,忽然间就看到了自己单位的名字:)

  6. […] 10 月底和家人前往北京旅行,这个应该是今年相当正确的事情。带父母到远方看看让他们的视野尽量更加宽阔些,花更多的 quality time 陪伴家人,有些和家人的回忆其实很美好,尤其是对自己这样几乎一个星期都不能打电话回家的人来说。而之后自己冲印了一个小相册带回家,看着上面的照片父母也很是喜欢,经常自己拿出来回顾旅程,或者是有客人来的时候展示给他们看。以后还有机会的话,还是要趁他们还能行走的时候,尽量让他们看多一些地方。 […]

  7. […] 去年的北京之旅对于老爸来说其中一个收获就是在奥林匹克公园旁边的小摊上买回来的手工自行车模型;即便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他依然敝帚自珍。 […]

Leave a Reply to Netson




Calendar

2017年十二月
« 10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