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Me!Close Menu Navigation
Add Me!Open Categories Menu

味道的慰藉

最近在某个惯用的电商处获得了书籍类满 300 减 100 的优惠券。在预备购书单并不是很长的情况下一开始并没有填满这个份额,于是就凭着各种购买量与推荐来挑选,并且还要努力地躲避开那些单纯是被炒作起来而言之无物的畅销书;最后就把一套深夜食堂放进了购物车。

收到书之后才察觉是漫画,因此即使有挺多本还是可以很快看完。当然能这样手不释卷地看完这么多本,还是因为它通过普通食物描述的一个个温馨而治愈的故事。

深夜食堂

 

这些并没有过多上下文关系的故事都是发生在一个叫做めしや(飯屋)的地方,之所以被称为深夜食堂是因为这个地方只是从深夜营业到清晨。通篇都没有出现过名字的老板,除了酒水与猪肉套餐之外就没有给店里准备固定的菜单。客人反而自己点想要吃的东西,只要能做出来的话老板都会做出来。

……毕竟是深夜的缘故,就是还没睡就会感到饿感到孤单的时候,有一个这样的地方能够提供食物与暂时的慰藉,那可是很美好的事。

在一整套书当中所出现了的那么多角色当中,自己还记得很清楚的也是第一个故事当中的极道人物阿龙,明明是一副黑社会不好惹的样子却意外地只是喜欢吃炒章鱼小红肠;还记得自己看到这个第一个故事的时候就已经感到饿了也想自己找小香肠炒来吃呢。在之后的故事当中才披露出来那是当时喜欢阿龙的女孩子整天给阿龙做的章鱼小红肠,为了保护她才和极道的人争执了起来,而只是最后女孩子和阿龙的朋友在一起。看到这里的时候,尽管这也是这本书中惯用的手法,还是觉得不同角色所喜欢的不同食物,都有着其不同的故事与独特的回忆。

……那些已经过去的故事与回忆,就只能凭借着食物的重现来回放吗。

 

话说看完书之后自己也想了一下也有几个月没有回家了;因为想起了家里饭菜的味道。

自己平时给自己做的东西都很简易——或者说很简陋。懒的时候煮开水然后把所有东西扔进去,熟了捞上来加点调味料就能吃了。不过毕竟这样口味还是清淡,于是偶尔也会吧不同东西混合起来炒,而结果通常是担心食物和我装熟而炒得过老。所以一直以来自己尽管都是和别人合住,但是自己做的饭菜通常就只是自己在吃;总不好拿这样的食物来祸害其他人呢。

这个也是自己平时不带午饭的缘故;晚饭这样随便一顿就算了,如果一整天都只能吃这样的食物就未免过于可怜……在外的饭菜先不论价格不论菜式,那种标准化出来的味道还是有些陌生。

大概是经历过了那么多年离家在外的时间,才变得开始对家里的饭菜味道怀念起来,正如只能在家才能吃到的烧鹅濑粉。

烧鹅濑粉

 

和自己在住处的冰箱不一样,家里的冰箱从来都不怕空缺——倒不如说与其要担心它会空缺,倒不如担心要存放的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莫名食物太多了以至于每次要新添加一些东西都要头疼上一阵子。因此在家的日子总不会觉得饿,因为可以吃的东西的确是太多了;即便是母亲做的饭菜也一样,即使我并不清楚这是因为我在家才做多的还是惯常都是这样。

至于说家常的味道该如何描述的话,大概是因为过于熟悉而觉得这个倒没有什么确切的词语可以描述,也只能和在其他地方吃过的其他人所做的饭菜之间做出比较才能察觉到个中微妙的差异;或者说,并不是从“谁来做出来”而觉得这是否有家常的味道,而是单纯从味道本身来体会。

上次从家里回来的时候,担心我晚饭没有着落母亲还让我带了腌制好的排骨,回到住处和米饭一起煮熟就可以了。即便步骤很简单,自己也并非在家,自己在吃的时候还是能感觉,这是家常的味道。

排骨饭

……在得知自己手上也能制造出这种得以慰藉的味道的时候还是有些安定了下来。这个时候开始有恋家的表现,是否也是因为自己也是到了相当的年纪呢。

Posted By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小白领,伪 geek 伪宅伪文青,伪设计师之余还是半学者;目前在 revamp, in all senses

One Response to “味道的慰藉”

  1. […] 午饭和几位同事去了一家我有会员卡的餐厅。因为自己没有自带午餐的习惯,公司附近进食的地方基本上有会员卡的我都办了,反正会用得到。 […]

Leave a Reply




Calendar

2017年十二月
« 10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