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というもの

那个名为梦想的事物。

突然提起这个话题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毕竟都到了所谓“要戒掉梦想”之类的年龄。大抵是,经历过了之前十分忙碌的几个月,自己在这个月开始空闲下来,能留些时间给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而重新尝试在不断周而复始的日常当中找寻其应有的位置。

虽然想做的事情还是有很多,但是能称之为梦想的或许只有寥寥无几;只是已然许久,自己似乎再也没有朝那样的方向迈步。

Some drafts before

 

刚进小学的时候,自己的梦想是想当科学家。

当然这样以某个职业作为梦想的想法也十分符合年少无知小孩子的形象,譬如说成为明星成为警察等等的。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大概还是 6 岁的时候在看那些现在看起来画质也不堪入目的机器人动画,看到普通的交通工具能变形成为各种机器人就会觉得相当的神奇。当时老爸和我说,要成为科学家才可以制作这样会变形的机器人啊,要成为科学家就要好好读书才可以。

现在想起来这样无可厚非也只是应付小孩子的话语,自己在那个时候却当真了;而且其实说起来小学的内容相当简单,都不需要六年那么多,所以在那个时候一不小心读书学习是自己擅长的事情。之后自己大概是被其所带来虚幻的虚荣感所湮没;而最开始的初衷,不是自己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大概也会同样被湮没在时光当中吧。如今的自己,在遇见了更多的事物之后,早就失去了对能变形的机器人的憧憬。

 

而在初中的时候,自己的梦想是能看到自己的文字成为铅字印刷出来。

……当然现在看起来这并非是一个困难的事情,先不说轻轻打印一下就可以了以至于我都懒得把 blog 打印出来,现在说不定写书的人比看书的人还多。不过在当时,依然在井底的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以后会有这么多的可能性,许多以前感觉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居然都变得触手可及。

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起初一开始在当时已然很开明的老师的默许与鼓励下,自己用文字来记录自己的事情,那个时候才查觉能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记录下来是多么美好,尽管现在连翻开那尘封的本子的勇气都没有——总会羞于承认过去的自己。而之后自己并不满足于真实而开始在构建虚拟的现实;用直白一点的话语来说就是,写小说。

羞于承认过去的自己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依然懵懂无知的自己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没有十分足够的知识或者认识的储备,即便是虚构的文章当中很多事情都是靠自己的想象,以至于留下相当多不合理的地方。即便如此,当时自己还是依然想写,并且还一直都想着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能够印刷出来。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出书并不可能,所以尝试的是高中的时候在校刊当中投稿,用的是自己真实方面的文章;而之所以这个还是一个梦想的缘故,还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成功过。

确切当时写了什么自己现在也无迹可寻,毕竟当时自己没有什么电子设备手写出来的稿子投出去就没有了。内容应该是对自己日常的吐槽吧,而依然有印象的是在里面自己妄自菲薄的态度,一同自己在高中的时候所被掩盖在的巨大阴影当中。现在想起来,应该是这样并不怎样积极向上的态度不太符合对方的要求吧。正如当时我们有一位叫做王翔的校友在校时就已经出书我们都已经知道,不过他中途退学宣告高中生活会桎梏其想象力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晓一样。

 

到了高中,开始有了自己的电脑也开始接触了网页设计之后,自己的梦想是增加了一个——而不是改变——想成为网页设计师。

网页设计对于自己来说是很神奇的事情,只需要改变一些代码就可以马上在页面上反映出来,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觉得太惊奇。后来自己几乎所有的 IT 技能,Photoshop 也好 Office 也好甚至是修电脑也好,都只是这个的副作用而已;只是到了现在,这些副作用显然比初衷要实用。

和没有过多人生经历与知识准备就凭着热忱努力写下去的写作一样,自己在没有设计排版调色代码等等基础的情况下也是努力制作了许多网页。我不能说那是设计,毕竟那个时候能让自己好好欣赏好久的页面,也正如看回之前的文字一样,还是会有让自己不堪回首的部分。不过至少当时的热忱是胜过现在的,譬如当时在还没被关闭的学校论坛上,我和 Netson 是网页设计板块的版主。

尽管现在自己有时会哂笑着说走歪了,以及自己现在整个人的技能集组成都无法适合再次走上这样的路,而且其实作为设计师或者前端工程师也并非十分不错的选择——姑且用这样的理由来聊以自慰,虽然在设计过程本身,自己还是能够乐在其中的。

 

现在的自己,对文字也好还是对设计也好,其热忱也早已消退。与其说是自己放弃的,还是说是现实让自己半推半就地将其放在并不那么重要的位置上。

文字还好,断断续续还有用 blog 来记录自己想法与生活的习惯,但是再也没有构建出很长的虚拟现实;而设计,不是偶尔还用上这些能力帮帮其他人的话,就更加是被尘封起来。

当年高三的时候和自己一起到学校金鱼池给讲台的金鱼换水的 Peter, 现在在创造着伟大的产品。用他的话来说,结果如何固然重要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其中的过程会更加有价值。

当年在宣传部跟着自己奔东跑西帮了我许多的 xixi 同学,现在也制作出了自己的游戏,我在玩的过程当中都觉得艳羡不已呢。

……只是在艳羡之余还是有一些落寞。明明是经历过相似轨迹的人,而在现在他们能够做着自己认为应该要做的事情;而我就还在办公室的隔间当中与世界各地的人吵架,用 Excel 的公式翻来覆去地进行复杂的演算,忙碌起来甚至夜不能寐。

夜不能寐的时候就会在想,这是在做什么呢。

 

何かをつくる。To create something.

说到底,自己想去做的应该是去创作去制造某些事情,无论是作为内容的文字也好,抑或是作为表现的设计也好。自己在看刀剑神域的小说的时候,看到茅场晶彦说起对那座幻想中的浮游之城的憧憬以及要将其实现,自己才察觉,自己想做的或许也是类似,将某个想法变成实体。

虽然说起来道理都能懂,但是还是留些时间给自己好。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7 comments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