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Been A While

I

上周六中午回去了学校一下,这次不是去见小师妹而是去参加研究生室友的婚宴——姑且说是婚宴吧,因为结婚了而请一些朋友同学午饭。本来我以为是很普通的室友聚会而已,虽然从武汉过来的室友都跑过来已经显得不那么普通了;到达之后才发现,居然比我想象中的人数要多啊。

再次见到这些陌生又熟悉的脸孔,第一反应是,已有时日;不仅是人,还有事,还有自己。

Wedding Candy

 

许久不见的人们还是那样子——女生更加会打扮了男生有些发福了也属正常吧。见到这些脸孔的时候我一个一个地努力尝试回想起对方的名字,也留心旁人的交谈当中相互的称呼,竭力避免之后会造成不必要的尴尬。不过,还是被没有记住的别人问自己,是否还记得对方了呢。

研究生毕业也已经有三年,在本来都不小的年龄再加上这段时间,大家的生活都有许多变化。三个已经成为人父的男生在相互交流妻子坐月子、孩子喂奶看病、户口解决等到问题;不少同学也在谈论自己作为老师在平时教师育人当中遇到的各种事情;谈婚论嫁的事情也是重点;当然少不了的还有买房,虽然我觉得有些惊讶不过当老师还真的可以那么快买房子还考虑第二套,即便看起来如此而已。

和任何其他的三人以上的聚会一样,我通常都是作为聆听的那个,除非被别人指明提起了要回答问题的时候。一来觉得话题了解不多不好随便说,二来觉得还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

研究生的两年其实是过渡的两年。与之前并不认识的人,在这个已然熟悉的地方,度过的时光。原位升级——或者说是土著——的男生就只有自己一个,所以在研究生的两年自己也和这些其他地方过来的同学也有不少交往。

即便如此,自己还是相对的特别一些;一直都没有走大多数人会考虑的教育事业,做着其他诸如设计海报的奇怪兼职,最后走到了外企。直到这次再次相见,即便是已有时日,这种不同的想法不仅挥之不去还愈发加深。

大概这种或隐或现的差异是让自己在毕业之后没有怎样和他们保持联系的缘故吧。这种联系的缺乏到了一个程度,以至于那些许久没相见的同学见到我之后第一句问的是,和女朋友结婚了吗;这样被问起我才想起自己三年前原来还不是单身的。

……不过,本来也没有必要一样。

 

午饭之后一部分同学继续去聚会,而我就因为还要找室友来入住所以就先行离开。

说起找室友这样的事,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有些头痛。不是说找不到合适的人,而是只要有两个以上的合适人选的话,自己就会因为难以拒绝对方而很难选择其中任何一个。固然这样的犹豫不决能美其名曰温柔体贴照顾他人感受,只是过度了也只会让自己徒然增加不必要的烦恼。

而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烦心的事情能少一点就少一点。来看房子的还有长得相当标致的模特——即便这位女生也表示对房子很喜欢,但是为了避免之后相处当中可能会发生的问题我也拒绝了对方了。最后,找到一个在 IT 公司工作的男生,应该频道会比较相似;之后还觉得挺愧疚地拒绝了一个说可以加租搬进来的男生。

许多后宫动漫当中的男主角之所以被倾心,女孩子们的理由通常不会缺少温柔这样的词语。想到这个的时候才更加明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没有办法满足所有人的想法与要求,即便这个已经是许久之前就明了的道理。

已有时日,但依然如此。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小白领,伪 geek 伪宅伪文青,伪设计师之余还是半学者

6 comments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小白领,伪 geek 伪宅伪文青,伪设计师之余还是半学者

Keep In Tou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