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になれ

绽放为花吧。

 

觥筹交错,饮饱食足之余,在喧闹吵杂的环境中宣泄之后,和友人离别,自己踱步走进亮黄色的体育西路站。

……是不是狂欢过后就会变得更加落寞呢,如果本来就感觉很落寞的话。想到这个,一直趋步快走的脚步亦徐徐下来。

耳边是凉宫春日的 Lost My Music, 多年常驻在 MP3 当中的音乐。

星空見上げ、私だけのヒカリ教えて

あなたは今どこで、誰といるのでしょう

抬头望向星空,请告诉我只属于我的光辉;如今你身在何方,与何人共处呢。

在这个没有星空的城市,我抬头的,只能看到站厅纵横沟壑的天花板而已。

Ceiling of Metro Station

 

感觉压抑的话自己会倾向于转移一下注意力,往一些不远的地方走走,例如当年的步行珠江两岸游,例如现在的前往时代美术馆。

在雪白光亮宁静的空间,心情虽然说不上明亮起来,至少能够得到一些舒展。

Bring Your Own Camera to Capture Images Inside

这次以摄影、录像等平面作品居多,例如上面的这个是在暗房里面通过闪烁闪光灯来捕捉艺术家作品的。通常来说拍摄别人的摄影作品通常都不会很好看,所以这一次与以往的立体作品不同,自己只是拍摄了很少的照片,心里也没有浮现出那种“有相机真好”的愉悦感。

而且比起以前自己来的这里的展览,这一次显得过于灰暗阴霾压抑,和之前过来那种清新舒畅开朗的格调不太一样。

……或许总是需要这样的时刻吧。

There Was No Future

有时说起来的话,即使要回去当时不可能也不情愿,自己还是很羡慕当年的自己;那个遇到什么不顺心不愉快的事情都能找到人来倾诉来开解来给出建议的自己,至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的自己。

当然现在都尽力自己独力隐藏承受也是必须的,毕竟从客观条件还是主观情感都无法这样;只是,还是由衷地羡慕着过去的自己。

……不过其实,应该早就已经习惯了吧,需要自己独自去面对的话。

The Bookmark and Photo

似乎刹那间在这两年当中周围的人都发生了各种巨大的变化;而对于自己来说,几乎一直都是保持原状,即使是工作即使是情感即使是各个方面。

即使是变化也是微小的而已;当我意识到周围的人已经有何种长足的长进进入到何种地步阶段的生活的时候,自己才察觉一直以来我只是弥补着过去无法完成的事情,一直没有朝着前方走去,犹如回忆的囚徒一般。

所以也是倏然惊觉,现在似乎是错误的。

The Desk and Bench

其实在走完了美术馆之后突然想起 Veronica 曾经说过的

关于痛苦这种普遍的体验和艺术这种不普遍的体验,不管是遮蔽还是未遮蔽的,都无法交流。

当初并没有意识到,艺术本身或许是痛苦的一个出口;而痛苦这种普遍的体验,其实是无法交流的。

既然这样的话,既然交流了也无法感同身受也只能无济于事的话,似乎还是依赖自身调节期待不至于过分失望吧。

 

Celine 同学前几天所说的那几句话,也是让自己触动了一下。

世界没有什么原本的样子,没有各种应该怎么样。没有人应该对你善良,没有人应该拉你一把,没有人应该理解你的困境。生活本来就不是我们想像出来的。

所以还是只能以己之力,把自己变成为连自己都喜欢的自己,以后不会懊悔现在自己的自己。

…平気。花になれ。

About the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7 comments

  • 似乎总会这样.一个人独自走了一段,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走到了哪里,然后在某个时刻,突然觉得怎么周围的人已经走了这么远,而自己还在原地踏步…而如果能从头开始,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吗。

    再想想又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怎么会跟几年前的自己一样呢,尽管并没有成为几年前的自己设想过的自己,不过…那种’原地踏步’的失落感或许源于一种偏执,但正是这种偏执让我觉得自己还不算太糟糕。至少没有停止过对[什么是自己想过的生活]的探索。

    不过每个人对[改变]的期待都不一样..所以感同身受似乎是最难感同身受的一件事..

    能及时自我调节就很不错了呢~

    • 嗯,的确保持这种对“什么事自己想过的生活”的思考已经不算糟糕了;偶尔 sentimental 一下,春天来了很快会春暖花开吧

    • 気づいてくれて、もううれしいです。
      自分が憧れるもののため、誰も忙しいんですから…
      私はほんとに好きものかほしいものかまた分かりませんが、もっとがんばら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Inner peace をつけて、自分がほしい生活を送ります。

      …そして、ずっと私のことを聞いていて、心から感謝します。:-)

About Author

secangel

双子座 AB 型,资深女校男生

Keep In Touch